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想跟貼圖一樣和你一起完成的事

安室坐在沙發上,腿上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身旁和面前的茶几堆滿了文件。

安室只點了一盞放在一旁矮櫃上的燈,柔和的黃色光線僅僅照亮了一小角,客廳的大部份都隱沒在淡淡的夜色中。

時鐘滴答滴答地響,指針已指向4,接近清晨的微弱的光線從沒完全拉起的窗簾透了進來。安室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這已經是他第三天沒睡了。

放在矮櫃上的手機嗡嗡作響,安室將手機拿了起來,螢幕上顯示著未知。或許是組織的人,他想。

安室深吸了一口氣,想讓自己的聲音不易透露出太多疲勞,他按下通話鍵,「喂?」

「啊,安室君嗎?」

聽到熟悉聲音的那一刻安室努力忍住不要把手機丟出去的衝動。「打給我做什麼,赤井?」他扶著額將身子往後靠,陷入柔軟的椅背,「你不是應該在美國執行任務嗎?難不成FBI的人都這麼閒?」

「只是想跟你說說話罷了。」赤井淡淡的說著,安室彷彿能想像赤井帶著那欠扁的表情聳聳肩。

「沒什麼事我就掛電話了。」「零君。我還想再跟你說說話。」

安室僵了一下,這時候叫自己的本名也太犯規了吧……。

「話說回來你都不擔心嗎?」他只好轉了個話題,抬手繼續打著鍵盤,「不怕被敵人監聽?」

「放心吧,我這是假的發信器,查不到也無法找到訊號的。」對方的聲音從手機傳出,「所以就死心吧別查了。」安室關閉程式,「為什麼你會知道我要查……」「很像你會做的事。」赤井不急不徐地說。

安室不知道該回應什麼,正確來說,他不想花任何腦力來思考該怎麼回這個在地球另一端仍然令他很討厭的怪咖。

「哎……」暫時是沒辦法繼續工作了,安室將筆電放到茶几上,不然等一下沒準自己又會氣的整個人翻了電腦而毀掉他打了許久的報告,趁現在的一些時間好好放鬆也不是不行,「你們那邊現在是晚上嗎?」安室問。

「夕陽很漂亮。」赤井沒有回答問題,自顧自地說,「真想帶你來看看。」

「……之後不就可以了…等結…」結婚之後……安室迷迷糊糊地想,過了幾秒他突然回過神來,不對!他都說了什麼啊!?

「你說什麼?」赤井問,「你的聲音太小了我剛剛沒聽清。」「不不不你沒聽到最好。」安室急忙打斷他的話,被聽到可就不是被逗個一天兩天這麼簡單的事了,說不定還有可能鬧到警視廳,而且有很大的機率會被曲解成「最年輕菁英公安被強迫嫁給FBI王牌」等各種離譜的謠言。

安室將手機拿遠,打個個無聲的呵欠,「累了?去睡吧?」

「……說吧,你在家裡裝了多少攝影機?」

「不多,客廳只有十個。」「哈啊??十個!等等你的意思是除了客廳其他地方也有嗎你這個變態FBI!!」

安室冷靜下來,深呼吸做著腹式呼吸,「饒了我吧,這幾天都沒能睡上覺。」「我知道,我有在看。」「夠了不要再扯到監視器了!」

「不過你都沒注意到嗎?」赤井開口問,「我有傳訊息給你。」

「有嗎?」或許是因為太忙了吧,安室想。他把通話調成擴音,把手機按回主畫面,點開了通訊軟體,赤井的對話人名稱顯示著「渾蛋FBI」,上頭顯示著未讀訊息16則,時間大約是在一兩個小時之前,「啊啊,真的有呢,抱歉沒注意到。」安室按進聊天室,大略滑了滑,幾乎都是貼圖,而且是這個通訊軟體的代表人物——相親相愛一隻熊和兔子。

「不過沒想到你這種的竟然會用貼圖呢……」安室有些吃驚的語氣被對方有些不太開心的語氣打斷「我好歹是這個時代的人,多少也會用。」

「是是。」安室敷衍的回應,他仔細看著其中幾張貼圖,大部分都是兩隻小動物在放閃,有兩隻動物一起做飯、擁抱、親吻的,「所以?你傳這些給我幹嘛?」

「那些都是我想跟你一起做的事。」

「……!」安室瞬間紅了臉,一時說不出話,「喔……喔…」

對方失笑了聲,傳出來的事那副有磁性的溫柔好聽的嗓音,「怎麼?害羞了?」

「才沒有好不好!!」安室大聲的反駁,突然間他注意到手機有傳出些斷斷續續的喘息聲,「赤井?你在幹嘛?」

「在想著你做那事。」赤井就好像在說著今天天氣真好一樣毫不羞恥地說。

「笨…!!「你看看我傳給你的圖片,最上面那裏。」赤井說,不知道為什麼安室還是會在怒氣中照做了,他滑到上方點開了圖片讓它加載,「那可是我努力弄出的成果。」

「成果?」安室滿是疑惑,他看到圖片一亮,映入眼簾的是用黃色畫筆畫出了有可愛的交叉劉海的兔子,以及一隻畫了針織帽眼睛下方還抹了兩條細線的熊,而兩隻動物正在做活塞運動。

「赤!井!秀!一!!!!!」安室燒紅著臉在大吼中將手機扔了出去,可憐的手機砸上牆壁,落在地毯上,「你這混帳腦子裡都裝什麼啊!!」

「裝你啊。」那位FBI聽起來很愉悅的說,安室覺得自己的舉動根本就在對方的預料之中,他起身撿起手機,連耳根都染上緋紅。安室以細小的幾乎聽不見的聲音道,「如果說……真的這麼想跟貼圖那些…一樣的話,就快點把任務搞定回家來…笨蛋……」接著再聽到對方的輕笑聲後立馬賭氣的按下了結束通話。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