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Dark night (一)

一樣是長文
只是個腦洞而已,我猜不會有很多續篇畢竟它出生的很突然(說什麼

-----------------------

1、
萊伊,波本一直看不慣那個男人,他總覺得上天根本是派他來和自己做對的。

只要是組織裡被分配到和他一起的任務自己總是會被氣的整個人炸毛。

每次暴怒之後都要由蘇格蘭來安撫,但他還是看不慣那個男人,最討厭了。

果然,完全無法對他有一絲好感,已經是痛恨了。

波本瞪大雙眼,他喘著粗氣,蘇格蘭就在他的面前,身子靠著牆無力的滑下。他的胸口,牆上,還有那個男人。

都沾染上了刺眼的血紅。

血腥味撲鼻而來,他不用靠近就能嗅到空氣中充滿的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

「蘇格蘭!!!」波本一個箭步衝上,他扶住對方的身子,頭靠上被血浸濕的胸膛,沒有一點動靜。

「對待組織的叛徒……」身後的人緩緩開口,萊伊抹去臉上濺到的殷紅,「就要加以回制…對吧?」

「萊伊!!」波本吼著,他的眼眶因為激動有些泛紅,他憤怒在全身上下翻滾著讓人反胃。對方只是將那把手槍收進兜裡,轉身離開。

「…我要殺了你……」他抱緊懷中那具逐漸冰冷的身軀,波本的聲音顫抖著。

2、
赤井秀一離開組織有好一段時間了,被人稱作「銀色子彈」的他是組織忌諱的對象以及目標,尤其是琴酒。

琴酒對他大概是恨之入骨,隨時隨地都想滅了自己也不一定。

不對,赤井默默的想,這樣的角色好像已經有一個了。

他在一棟廢棄大樓的樓頂吹著風,雙手靠著鐵欄遠望著城市深夜的點點燈火。

赤井掏了根煙出來,劃開火柴,橘黃色的光線照亮他的掌心後迅速熄滅,他的面前又恢復一片黑暗。
他吸了一口香煙,再緩緩吐出。赤井覺得自己能放鬆大概也只有抽煙的時候了吧。

喀嚓。

他聽見附近微弱的聲響,似乎是頂樓的門被推開又關上的聲音。赤井警戒地把背後背著的包包拉鍊拉開,確認自己隨時都能從裡面掏出槍。

他專注地看著眼前,寂靜的頂樓是一片死寂。赤井在手裡握了一把手槍,輕聲地朝著聲音的來源步去。

那個方向也是有著和他剛剛待的方向一樣的景色,一個模糊不清的人影就趴在欄杆上。

赤井瞇眼,這麼大晚上的,除了像自己這種身分以外來到這裡的,不是可疑人物就是神經病了。

他走近了些,試圖看清那影子,大概還有幾十步支援,赤井看見對方穿著一席西裝,接著從外套中掏出了手槍。

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赤井瞪大雙眸,身體比他早一步動作,舉起槍扣下板機,將對方手中的槍打了下來。

因為他瞧見那人有著與他記憶中一模一樣的金髮。

赤井幾乎是衝了過去,他一把抓過對方的肩將他轉了過來,「波本嗎……!?」

赤井看見以往那總是有朝氣,且對他每次都是一臉怨恨表情的人--

滿臉是淚,眼神中盡是悲傷與絕望。

「赤井……」對方開口,有些沙啞的嗓子喊他的名字,「…幫幫我…」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