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Dark night (二)

有靈感就立馬趕了後續出來
希望這篇能寫到結局
----------------------

3、
赤井試圖安撫對方,並想讓他離開這鬼地方好好冷靜,但波本似乎完全聽不進去,只是帶著那讓他感到不知所措的表情而且想去撿回那把被打掉的手槍。

赤井沒有辦法,他朝著波本的腹部揍了一拳,力道不重,但至少讓他暫時無法行動。

他把波本整個人扛起來扶在肩上,赤井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在他面前除了生氣以外的表情。

波本乖乖的趴在他身上,照理來說波本不是一個被揍了一下就無法動彈的人,但他現在並沒有任何掙扎。他看起來纖弱的身軀下藏著危險的氣息,是公安的群狼之首。在組織也可說是個危險人物。

赤井拍了拍他的背,對方無聲地抓緊了自己的衣服,赤井猜他可能想哭了,但有更大的可能是為了止住眼淚。

環繞在四周的只有赤井抱著他走下樓梯的聲音,一片無聲的尷尬。赤井不知道該不該說話,又或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波本?」他輕聲喚。

「別叫我…那個名字。」那沙啞的聲音仍然無力的說,大概是剛剛過度大吼或是什麼原因才讓他現在說話聽起來脆弱的可以,「零,叫我降谷零…拜託了……」

「……」赤井沒有多問,他從廢棄大樓的後門走出。不遠的停車格就停著自己的車,把對方放在副駕駛座繫上安全帶,赤井回到駕駛座,他瞥了一眼用雙手緊緊捂著自己臉龐的人,「降谷君。」

「萊伊。」波本說,他聽起來比剛剛冷靜多了。

「我在聽。」赤井發動引擎,準備回到自己的居所。

「身份被發現了,公安的。」那淡淡的聲音聽在赤井耳中,已然成為一種求救的訊息。

4、

赤井並不是現在才知道波本的真實身分,公安--降谷零。

在組織時其實就曾經聽蘇格蘭大略暗示過,而自己也向對方坦誠FBI臥底的身分。

只不過兩人都相當默契地隱瞞著波本,要說原因的話,大概也是怕那隻金毛小貓整個人不爽的炸開。

但赤井現在倒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若不是隱瞞著他的話,或許蘇格蘭的身份被揭穿時就不會自殺,或許也不必撒謊,或許……他們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隔閡。

赤井看似專心的開車,但他的心思完全擺在副駕駛座的人身上。波本……不,現在應該叫降谷零,降谷只有後腦勺對著他,車裡沉默的可怕,降谷低著頭,維持著一種像是睡著的姿勢,靜的仿佛沒有聲音,只有赤井知道他現在正處於一種頻率失控邊緣而試圖冷靜的狀況。

上一次見到他這副模樣足足有幾年了吧,赤井想。

那時候的威士忌組被組織分發去執行一個危險度並不高的任務,那任務實際上用不到三人,或許只要蘇格蘭一人便綽綽有餘。

但中途發生了變動,要解決的目標找了數個在黑社會並不小的角色,儘管整體來說是比不上他們,但寡不敵眾,三人也是被迫撤離交由組織的高層處理。

那是赤井第一次看到降谷如此不冷靜的樣子,抱著頭整個人散發出危險的氣息,沉默的令人畏懼,好比全身帶著銳利的刺蝟。因為任務的失敗而無法獲取公安所需的情報,這對於剛當臥底不久的降谷想必是個很大的打擊以及無法讓自己接受的尊嚴問題。

後來降谷也不知怎麼搞的拚命了起來,他本來的實力就不差,看起來文青瘦弱的外表和那一貫的職業笑容是他接近敵人讓其放下戒心最好的武器,就像一頭偽裝成溫馴小貓的獵豹。

許久不見那副樣子,雖然很怪,但赤井多少有些懷念,他回憶蘇格蘭曾經教過他的秘訣。赤井放柔了聲音輕喊,「零君?」

果不其然對方的身子小小地震了下,但馬上就恢復成原來不動的樣子。但這些都沒逃過赤井的眼。

「零君,」赤井叫他的名字,時不時注意著自己的語氣盡量保持溫柔,像哄著鬧脾氣的孩子,「事情會好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嗎?」

赤井以為這招會能用,但他真沒想到有效到他媽的可怕。蘇格蘭如果還在的話,大概可以轉行當幼稚園老師了。

降谷帶著那副表情轉向正面,從絕望,冷漠,到現在的悲傷,赤井覺得自己面前根本是個只有小學的孩子。

降谷無聲的掉淚,看起來努力的想要不哭出聲,只發出了小小的抽泣和嗚咽。

即使是赤井這樣的人,在看到降谷毫無防備的卸下心防在自己面前落淚,他也不免有先心疼對方,「要去吃點什麼嗎?」赤井冷不防地問 。

「……?…」

.TBC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