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將變成你的顏色)

是照著【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為主線衍生出來的文章

赤安主線,警校時代、威士忌組設定有。
劇情會有一些M20的後續。
能寫多少就寫多少(癱

とうに諦めたのかい 孤独な旅にでるのは
くだらない雑な日も
争いに負ける日も……

安室抹掉臉上的沙屑,臉上和身體各處的擦傷雖然不嚴重但還是隱隱作痛著。

他步出水族館,眼角瞥到了站在一旁樹後的赤井,對方也正看著自己這邊。「赤……」安室想要開口喊住他,對方卻早了一步調頭離開。

安室放棄了叫住對方的念頭,只是掏出手機給對方傳了條簡訊。

「降谷先生!」他聽見後方熟悉的聲音喊自己的名字,多半是自己的部下,安室把手機收回口袋,轉身果然看到喊著他的人是被其他公安攙扶著的風見。

「非常抱歉降谷先生!!」風間對安室低下了頭,語氣裡滿是懊惱,「搞砸了您交代的任務!」

「沒關係,至少目的達到了。」安室笑了笑,「……除了那個FBI…」

「降谷先生?您剛剛有說什麼嗎?」

「不,沒事。」他搖頭,抬手拍了拍風見的肩膀,口氣帶著少見的讚許,「啊啊,這次算是幹得不錯呢,剩下一些後續也麻煩你了。我這邊還有些事要處理。」

得到憧憬上司的鼓勵,風見朝著安室鞠躬,「是!請慢走!」

安適回過頭,臉上原先掛著微笑的安室立馬變了表情,他坐上自己前幾日高速公路上撞的有些損傷的白色馬自達,發動了引擎。

駛離仍然有大批警方留手的水族館,他往市區開去。瞥了眼被隨意扔在副駕駛座的手機,螢幕是黑屏,沒有一條訊息,「嘖。」

不一會出現在眼前的景象從有著漂亮夜景的公路變成一幢富麗的宅邸。

安室把車停在小巷,他的視力還算不錯,隔著兩條街的距離至少能看見那個臥房的燈沒有熄。

他坐在車內,按著頻道聽新聞正在爆島東都水族館的攻擊事件。但安事的心思沒有放在新聞上,他望著宅邸,眼神沒有對焦,就僅僅是看像那裡,就像是在等著什麼。

過了一陣子,他看見臥房的燈熄了,轉為客廳的燈亮起。

「這個渾蛋……」安適低聲罵著,他下車後沿著圍牆朝印象中庭院的地方步去。他抬頭看了看比自己高出快半個身體的圍牆,蹬了蹬腳後一口氣原地跳了起來抓住圍牆的上緣,整個人俐落地直接翻了進去。

正當他佩服自己的身手矯健時,他發現自己腳下正是一個先前都沒見過的大池子,「咦!?不、等!…」

安室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這麼驟不急防地落入水池濺起了水花。

坐在客廳的沖矢昴正品嘗著波本威士忌,他按了下塞在耳中的微型監聽器,勾起嘴角。

「赤井秀一那天殺的混帳……」安室坐在池塘的正中間,他身上沒有一處是完好的,水珠從他被浸濕的金髮滾落。安室站起身,在草地上使勁地抖了下身子,像小動物般甩掉了些水。

「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這個,」安室臉上的表情已經稱不上好看了,平時總是冷靜的表情只剩下急躁,加上今天的鎖是,此刻的他心情簡直是在比谷底更深的地方,「赤井你根本是故意的吧…!」

安室照著往日的路線,正打算從一處被他拆過的水管爬上宅邸時發現,「沒了?」安室瞪大眼,他之前為了方便曾經把一處的水管線拆開以方便自己能夠溜入宅邸,但現在像是房子被改造過,那些自己偷用的小手腳全被人拆了。

「這麼不歡迎我啊……」安室冷笑,他覺得自己的怒火可以讓自己被浸濕而貼在自己身上的衣物烤乾甚至燒起整幢宅子,「那我就偏要去做客。」

安室在附近繞了繞,意外發現似乎都沒有一處地方是可以供他攀爬的,不是把窗子釘上了木板,就是把牆壁打蠟這種詭異到不行的做法,完完全全透露出主人的不歡迎。

他幾乎是快炸了,安室走到一扇被木板釘住的窗前,有片木板因為日曬雨淋有些腐朽,鐵釘也有些生鏽,他憑著蠻力使勁把那一整塊有他手臂長的木板連著釘子拔起。

沖矢皺起了眉,拔下微型耳機,那刺耳的雜音即使是在把耳機拿遠還是依舊清晰,然後他聽見一句參雜著憤怒的話就耳機傳出,『區區一個FBI別忘想跟我作對!』後不禁失笑,他站起身關掉電視,「啊啊,看來有小野貓跑進來了呢。」

﹒TBC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