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将变成你的颜色)2


赤安主线,警校时代、威士忌组设定有。
剧情会有一些M20的后续。
能写多少就写多少(瘫
大概到中后段才会写肉出来(懒癌
----------------------

安室扯开了那一大块木板,踩着窗框,转瞬就攀上了两层楼高的阳台屋檐。如果没记错,他的房间应该在……安室在脑中搜寻着有些模糊的记忆,站起身子拉了拉一旁的窗户,果然没锁,安室踩着窗子边缘跳进一片漆黑的房间,摸黑找到了电灯开关,打亮室内。

「上次就看到房间的灯有亮过…果然换到这里来……」他喃喃自语着,身上沾了水而变得沉重的衣服贴着身体,夏夜的风很凉快,但吹在自己湿透的身上冷的他浑身起了疙瘩。

安室不客气地打开房间里不大的衣柜,一扫过去都是同个款式、尺码、颜色的衬衫,他随意拿了件扔在洁白的床铺上,脱下自己湿的能透出麦色肌肤的白色上衣,露出底下有着长期锻炼的好看肌肉线条,丝毫没有一点赘肉的完美身材。

他解开皮带,长裤吸了水变得更难脱下,安室弯腰扯着裤管,水珠从他还没干的短发滴下,滑过脸庞落在浅色的地毯上留下水渍。脱掉裤子后,他全身只剩条黑色的贴身平口内裤,他打了个冷颤,把扔在床上的藏蓝色衬衫套上,过长的袖口被他随意卷起,正要把扣子一一扣上时后方有人吹了口哨,「身材不错,安室君。」

冲矢站在门口,倚着门框,脸上的表情还是平常那瞇着眼看起来和善的邻家大哥哥模样,安室被惊的抖了一下,手一滑没扣上扣子,反而还被自己擦过的指甲划破了另一手的手背,一些鲜血冒了出来,「嘶……赤井秀一……」安室吃痛地低喊,叫了对方的名字,脸上表情充满不悦。

「我可不知道原来日本警察都会擅自入侵民宅,」冲矢耸了耸肩,「还会偷别人的衣服穿。」

「还不是因为你这混账弄了一个什么鬼池塘!!」安室几乎快要脑充血,他对着赤井大吼,「还顺便连窗户、管线也一并拆了!」

「我也是很无辜的啊。」冲矢说,「否则一天到头都被人莫名的闯房子˙又要扒衣服的,你说是吧?零君。」

安室知道对方在说那天他埋伏失败的事,「闭嘴,还有不准用那个称呼……跟那声音叫我。」

「那我该叫你甚么名字?」冲矢按了下脖颈,滴的一声,他的声音变了。他用自己的真身,虽然外表还并不是——赤井用那副笑的讨厌的表情问他,「透?安室君?降谷警官?」

「但我觉得叫你小野猫也挺适合的。」赤井把瞇着的眼张开,那双墨绿的眸子明显地在安室身上上下扫着,勾起唇角兴味丰饶地说,「大半夜穿成这样出现在男人的房间并不是明智之举呢?」

安室低头,他这时才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以为自己已经扣好的衬衣的扣子,结果他一个扣子都没扣上或是扣错,大片胸膛就这么大喇喇地展露,胸前的红樱也暴露在空气中,还有不少水珠挂在身上,而自己的下半身则若隐若现的被衬衫过长的下襬盖住。如果没有看见那件贴身衣物的裤脚,赤井可能会怀疑对方一整天都是底下真空的状态。

意识到自己现在失态的模样安室更是恼怒,他整张脸爬上绯红但还是装着镇定,「莫非FBI的王牌先生实际上是会那么容易因为看到男人身体就兴奋的痴汉大叔?」他知道赤井很吃这一套,所以故意调侃着对方。

「如果是的话,」赤井朝他走来,而安室也跟着后退,直到他的大腿跟碰到床缘,赤井把他推倒在那张柔软的双人床上,安室本能地觉得不妙,赤井用那低沉有磁性的声线在他耳边低语,「那么公安先生就是会随便湿了就脱还只穿着内裤跟衬衫诱惑人的野猫了。」他吻了上去。

被调成静音模式的手机嗡嗡震动着,安室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伸手去抓放在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在他的掌心震动,过了好一会安室才算真正清醒,瞄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他吓得赶紧挥开一旁睡的正熟的男人还在他腰上的手,赤井依然闭着眼平稳地呼吸,安室爬了起来往自己身上套已经干了的白色上衣后接通电话,「降谷君吗?」电话那头问。

「是的,」他恭敬的回答,悄悄地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双手撑着窗框,深夜的风拂过自己的脸庞,他又清醒了几分「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很少见降谷君这么迟才接电话,」他的上司问,「没遇上甚么事吧?」

「当然了。」安室失笑,「只是累了,所以回家后睡到刚刚才起来,没有发生甚么事。」除了……他用眼角余光瞥了在床上翻覆似乎还呢喃着梦话的人,「非常抱歉让您担心了。」

「这倒无妨,毕竟你是公安局重要的重要主力。」安室听出他的上司语气开始变的沉重,「其实日本警方高层已经决定跟联邦调查局合作,协议会情报共享。我们双方都共同决议——」

「三个月后毁灭组织。」

安室在窗边来回踱步,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响,他传给风见的讯息还没得到回复。「到底怎么搞的……」安室的语气不免带上烦躁。

捏在掌心的手机震动起来,安室迅速地拿起,见到屏幕上的来电人停顿了會才按下通话键,「啊啦~还以为你不会接我的电话了呢~」

他听着那声音,可以想象对方可能悠闲地喝着酒,修长的双腿交迭着,拨动那头金色的大波卷发正打着什么主意。

「有甚么事吗?」他有些警惕的问。

床上的人背对着他,安稳地睡着,但眼睛却已经张了开来,墨绿的双眼瞥向窗户边,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贝尔摩德。」

﹒TBC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