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将变成你的颜色)3

赤安主线,警校时代、威士忌组设定有。

剧情会有一些M20的后续与设定。

能写多少就写多少(瘫

 

 

 

安室把车停在路口,时间还很早,白罗咖啡厅的们还挂着「close」的牌子,楼上那间事务所的窗户也拉下百叶窗。

 

清晨的阳光并不大,但光是摇下车窗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气,于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把车窗再次关上。

 

假日的早上没有甚么人,除了少数可能还要加班的上班族,其他只有稀稀落落的两三人走过。

 

他趴上方向盘,碎散垂落的金发被偶尔薄薄透出云层的光照的发亮。他闭紧眼思考昨天夜里那个女人对他说的话。

『有甚么事吗?』他警惕地问,『贝尔摩德。』


『别那么紧张~』她笑出声音,安室皱起了眉。『只是来交代一些事罢了。』她说,安室能听到电话那头吵杂的声音,他猜对方现在不是在酒吧就是在组织里,但贝尔摩德能去的地方太多了,他不想花太多心思来想对方身处何处,『Gin指派新任务。』

 

『新任务?』他不免感到惊讶,白天才被怀疑是内奸,还差点就被杀了,晚上就接任务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会有任务?』

 

『这个你不用管,波本。』突然间换了个声音,安室吓的几乎要把手机摔在地上,『琴酒……?』

 

『你只要照做就对了。』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去监视那群警察,』琴酒说,他的口气听起来心情很差,『我相信你能做到。』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安室急切地问,该不会——他的身分被…

 

『总之,以后我们还是搭档关系。』贝尔摩德接过琴酒扔过来的手机接了下去,『琴酒现在心情不好。』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愉快的很。

 

『另外奉劝你一句话。』

 

『别因为捕虫而变成笼中鸟。』哔,通话结束。

 

 

他不知道琴酒那句话和贝尔摩德的意思,但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昨晚要不是自己情绪控管不错,可能就会把方才跟想抹灭的对象通话的手机砸到那个背对他睡得正舒服的男人身上。

 

安室想着想着,靠着方向盘的身子滑了下来,不小心压到喇叭吓跑了停在自己车前盖的鸽子。安室半阖着眼,着鸽子往天空飞去,直到阳光亮的刺眼他才把目光移开。

 

「真好啊……」喃喃自语的,安室闭上眼,脑袋里还印着碧蓝色的天空。他总是会没来由地突然感到迷惘,像绑在细绳子上的铅块,摇摇晃晃的,不知什么时候会沉进水里,「自由吗…?」

 

他抹了抹从额边渗出的汗水。

 

白罗差不多要开了,他想,然后关掉了车里的空调。

 

 

如果说一直这样下去,是不是会连自己活着的意义,前进的动力,存在的目的都全部坠入深不见底的海中。他张大嘴想要汲取氧气,但好像从他中溜走似的,水一滴不剩的灌满自己。

 

 

「安室哥哥!安室哥哥!!」

 

孩子的叫唤声传进耳哩,安室才回过神来,「啊啊,怎么了吗?」他低头带着和善的表情询问站在自己面前带着兴奋表情的孩子们,是他常常看见的少年侦探团,那个小侦探跟红褐色头发的女孩在一旁,带着一脸「真是没办法的表情」笑着。虽然安室透这个身分所带的个性并非自己本身的意志,但是在小孩子面前他露出的微笑却是出自真心的,他并不讨厌小孩子,那天真任性的模样会让他稍微有些怀念起过去。

 

「我们要点餐了喔!」叫步美的女孩举起手,用稚嫩的嗓音说,「我要安室哥哥做的招牌三明治!」

 

「我也要一份!」「那我要两份!外加一个蛋糕!」

 

「没问题,稍微等我一下。」他弯下腰笑着揉揉步美的头,安室看着那群孩子又叫又跳地跑回位子上,咖啡厅这时还没有多少人,小孩子有活力的笑闹声在店里显得有了几分朝气。「你们不用吗?柯南君跟……」他问另外那两个孩子,他没有叫出女孩的名字,一方面是他不太熟悉这个孩子,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会叫错。

 

「灰原,或者是哀,随你怎么叫。」灰原无所谓地耸耸肩,掉头走回位子,「我只要果汁就好。」

 

「安室哥哥你别在意……」柯南干笑了几声,「她总是这样,是正常的。」

 

「我能理解。」安室笑着,叛逆期嘛,每个孩子都会有的,也许只是比较早而已。他低头边动手做着刚刚的点餐一边问,「那柯南君你呢?不点些什么吗?这次我特别请客喔。」

 

「那还真是麻烦你了,一杯黑咖啡。」

 

安室一瞬间停顿住,他僵硬地抬头,方才带着眼镜的小孩满脸尴尬地回到跟同伴们的座位上,映入眼中的是那戴着黑框眼镜,有着浅橘色发丝的人。

 

「赤…冲矢昴!?」安室吓的把手上的奶油刀滑了,抹刀落在吐司面包上,刀柄敲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查觉到自己过大的反应与声音引来那群孩子的视线,他赶紧压低音量,「你、你怎么……会在这?」

 

「只是来喝咖啡而已。」冲矢昴挑了挑眉,笑着问,「有甚么问题吗?小野猫?」

 

「不…没有……」安室咬牙切齿的回答,瞄了眼坐在离调理区不远位子的一群孩子,「还有不准在这里谈起昨天晚上的事…」

 

「安室先生?」换上围裙的榎本梓从休息室走出,看见气氛僵硬的两人赶紧上前询问,「发生甚么事了吗?」


 

「不,甚么也没有喔。」安室一瞬间又变回了那副开朗的笑容,把对方推走「这里交给我就好了,梓小姐就先去忙别的吧,我跟冲矢先生只是在谈他昨晚从楼梯上跌下来扭到腰的事而已!」

 

「啊,是这样吗?」榎本梓离开前转头对站在那里的冲矢喊了句,「冲矢先生保重!」

 

而对方礼貌性地给予微笑当作回答。

 

安室就像抢东西赢了的小孩子淘气地笑了,回到调理台继续他的工作边冷嘲热讽着那位笑得有些尴尬的人,连珠炮似的开口,「既然是身体不好的人就早点喝完咖啡滚蛋吧,然后你可以回座了请不要打扰我工作谢谢你的配合,可以的话最好直接左转前门有门慢走不送。」

 

等他讲完之后,冲矢缓缓地,一手撑上吧台,俯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用只有两人听的到的音量道,「……你今天晚上可别想要睡觉了,看看明天是谁腰扭到。」起身,冲矢小声地哼着歌坐到孩子们一旁也开始加入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中。

 

他的脸迅速的涨红,于是他在黑咖啡里加了满满的芥末和辣酱,「…你就在厕所睡整晚吧!!」

 

 

「琴酒,你这是甚么意思?」贝尔摩德问,她的手按着塞在耳中的小型耳机,噪声干扰着双方的对话,但她还是清楚地听见对方说了甚么,她不可置信地开口,「监视波本?但你昨天……」

「我知道,」琴酒打断了她的话,他的语气听起来还是那么不和善,「那不是唬他的,你们搭档的任务是为了监视警察,而你——贝尔摩德,去监视波本,这就是你的任务。」

 

「为甚么监视波本?」贝尔摩德不是很能理解,她的车停在那个咖啡厅的对街,那个冷酷的组织杀手就在里面,和一群小鬼头谈笑,脸上带着的表情就像个普通人,「兰姆不是已经透过库拉索证明…!」

 

「……贝尔摩德,」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就算库拉索是兰姆的心腹,但她已经死了,情报还是会更新的。」


琴酒摆弄着手上的左轮手枪。

 

砰。

 

他打穿自己面前墙壁上钉着的人像照片,硝烟的味道在他四周飘散。

 

「BOURBON」照片上写着英文字样。

 

 

﹒TBC

-----------------------
開學了寫文時間變少QQQQQ
不過還是會努力更文的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