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将变成你的颜色)4


赤安主线,警校时代、威士忌组设定有。
剧情会有一些M20的后续与设定。
能写多少就写多少(瘫

--------------------

安室步出白罗,因为前来光顾的客人不多,所以店长特地让他今天打工的时间提前几小时下班,虽然说提早,但他也没有甚么要事去做。少年侦探团也早早就离开了,说是要去做……暑假的自由研究作业?

原来现在已经是暑假了啊。时间流动的太快,加上前阵子的事件,除了分辨白天和黑夜,他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闲去注意现在到了什么日子或是假期,或许对他这种人而言,能有假期是件奢侈的事。安室自嘲的笑了笑。

他抬手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下午三点,他七点在警视厅还有个会议,是风见告诉他的,听部下说这场会议就是说明前日那件事的。他其实很反感上头这么突然的决定,安室不觉得上层已经抓到组织的把柄,如果这么容易,那么自己拚命的卧底行动又有何意义,那么他同伴……苏格兰的死又是为何而来?安室不禁咬紧了唇。

后天去一趟组织好了,他想。……不,或许明天就会有人找上门,说是因为被怀疑是内奸受到的打击太大需要休息而请的假也未免有些过于牵强。

夏天的太阳还是毒辣辣的,他穿着米灰色的短袖连帽外套配着一件浅蓝色的圆领T恤,明明不是深色的衣着他却觉得光线好像都往身上聚集了过来,光是站在外头几分钟就被闷得受不了,安室赶紧向他停车的地方走去,气温高的吓人,即使走在阴影下还是没甚么太大的作用——反正他已经够黑了。

是因为天气热的关系吗?安室想。他的脑袋晕呼呼地,滚烫地像浆糊一般,喉咙干燥地快要裂开,明明刚刚自己才喝了一杯冰咖啡。

他走到马自达旁,瞇着眼不要让视线对上那些反射着太阳光的地方,夏天反射在车子上的光线简直亮的扎眼,安室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捞着车钥匙开锁。「该死……!」

比外头还高温的热气滚滚而出,车里烫得像烤箱一般,一上车他就恨不得狠狠揍一顿早上的自己,干什么没事要把车停在这么容易暴露在阳光的地方,怒意忍不住攀升,即使知道是自己的失误安室还是一边烦躁的碎念一边上了车,「都是赤井那死家伙……每次遇到他准没好事…」

关上车门的瞬间就像在沙漠待了一世纪那么长,忽然头一晕,他止不住反胃感,不管还没完全涼起来的空调先一步把车窗全摇了下来,安室往后靠在椅背上,用手臂挡住双眼,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试图把恶心感强压下去。

「怎么了?」突然一只大手抚上他的额头,语气温柔地问。

安室警戒地甩掉那只手直起背脊,看到手的主人火便一股脑地冲上,不悦的言语还来不及吐出,就因为过大的动作导致方才还没回复过来的不适感一涌而上而赶紧摀住嘴,呕心的感觉从他的胃不断攀升,食道灼的生疼,安室闭紧了眼憋出一点难受的生理泪水,汗珠从他额边滑落,不断冒出的冷汗浸湿了自己的背。

「还好吧安室君?」那声音听来是担心的很。

「哈…用不着你管……赤井…」安室猜自己现在的脸色应该称不上好看,他瞧见冲矢促着眉头,把手伸进车里开了车门的锁,一把拎起他扔到副驾驶座,「喂!等等你这浑蛋要干甚么!?而且你不是早就跟那群孩子走了?」

「当然是要开车,」冲矢简短地回话,他坐进驾驶座反手关上车门,「我是绕回来看你的,你从早上脸色就不怎么好,我担心你。」

「看不出你也会担心人。」安室放弃把对方赶下车的念头,他现在也没法开车,就当作是不请自来的司机算了。

冲矢没有回他,只是安静地替安室扣上安全带,正要发动车子时他注意到吹在自己手臂上的冷风,「……为什么有这么强的空调还开着车窗?」,他喃喃自语着然后把空调转小正要关上车窗时被人一把抓住了手,「别关……」安室用不大的力气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冲矢疑惑地看向对方,然后把手贴上语气虚弱的不行的人。

他的身体滚烫地吓人。

「琴酒吗?」贝尔摩德看着加速驶去的白色马自达悠然地轻啜了口拿铁咖啡,她把手机换了一只手拿,「波本有人接走啰,被一个男人。」

『是谁?』

「谁晓得呢?我不认识。」她说着,起身拎着皮包,玲珑的身材和套装吸引不少路人的侧目,贝尔摩德把挂在领口的太阳镜戴上,「应该是熟人呢,看起来关系不错,啊,顺便一提,小波本似乎生病了~」

『那种事不重要,查出那个男人的身分。然后明天把他带回组织来。』电话不客气地被挂断。

「真冷淡……」贝尔摩德碎念,把手机扔进包里,她朝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望了许久,带着一丝复杂的神情,「波本,好自为之吧……」

他踩不到底,越是争扎就陷的越深。

在深不见底的海里,四周都是一片黑,隐隐约约,他好像看见了过去的自己。

「…艾莲娜老师?」他开口,那个长发的女性转瞬就化为细沫。

接着出现的那个背影,是他还正处于降谷零的身分在警校,身旁的朋友和那时的自己谈笑风生,忽地一声巨响,接着伊达、松田一个个在他的面前消失,「等……」他想伸手抓住快要消失成泡沫融进这片水色的伙伴,然而接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让他瞪大眼眸,「苏格兰!!」他几乎是用着自己全身力气大吼,那个男人抬头,只对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轮到你了,波本。」剎那间,苏格兰倒在自己怀中,温热的鲜血染湿了自己的大片上衣。

出现在面前的不再是过去的故人,琴酒举着手枪,漆黑的枪口就对着自己的脑门,琴酒冷冷地开口,扣下板机,「死吧。」

安室闭紧眼,忽然他觉得有人抱住他,睁眼,那双墨绿色能射穿别人的眸子望着他,冷硬的墨绿应在他眼中室似水般的柔和,「赤…」他还来不及喊出声音,对方就这样直直地倒了下去。

他的身边只剩下永无止尽的黑暗。

安室猛地睁开眼,从柔软的床上坐起,不知何时换的衣服,他身上套着的大尺寸衬衫背后全被自己的汗水浸湿。

「琴……酒…」他喃喃自语着,接着不顾刚睡醒甚至还发热的身子,他起身就往房门跑去,视线一片模糊,他摇晃地抓住门把扭开,迎面就撞上走进来的男人,「醒了?」赤井一惊,下意识地搂住他,对方的身子还烫的很。

安室就像溺水的人捉住稻草一般抓紧了赤井的衬衫,他才注意到自己压根没有撑住身体的力气,脚一软正要滑下时被抱进了怀里。

「怎么不待在床上?」赤井问,然后把对方更搂紧了些,注意到安室没有回话,只是沉默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作恶梦了?」他不禁猜测。

安室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他的语气干哑还带着颤抖,「艾莲娜老师,伊达,松田,苏格兰…还有……」安室闭上苍白的唇,眼中是赤井从没见过的恐惧。

赤井意识到对方最后那没有说出的人名,安抚似地拍着对方的背,低下头吻他的额,「没事,我在呢。」

﹒TBC

--------------------
才開學第一天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捂臉
紅紅火火晃晃惚惚(振作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