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幼化安室+成年赤井三十题

※私心设定很多(#

※大概是国小生左右跟34岁的赤井

※组织已毁灭设定

※两人已交往同居

※OOC有

※可能会开车,但是很丧病加黑化请小心食用(

 

 

 

 

赤井被早晨照入的阳光亮的张开了眼,窗帘透着薄薄的光,光线从没完全拉上的缝隙里钻了进来,直直地打在赤井身上。

 

他撑起身子,小心翼翼地不要吵醒枕边人,揉揉自己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昨晚喝得太凶了吗,赤井想。

 

「唔嗯……」身旁的人扭动一下,口中发出模糊的低吟。赤井原想俯下身子吻自己的恋人,忽然停顿一下。他的恋人声音什么时候声音变那么幼齿了?

 

他一点点地掀开薄被,金发的公安翻了身,往赤井身上靠了靠。

 

赤井还处在僵硬的状况——他的眼前是个目测只有国小般大的可爱孩子。

 

 

 

「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坐在床上套着过大睡衣的降谷拉起袖管低头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掌,又抬起头用那大大的蓝色眼眸瞪向赤井,声音带着几分稚气令赤井很想把对方抱起来在怀里蹭,但他现在完全不敢那么做。

 

「你别问我。」赤井举起双手满脸无奈,「我什么都没干。」

 

小降谷气鼓鼓地想生气,但脑袋的刺痛跟晕眩感令他说不出话,「该死的…我昨晚被谁罐的那么多酒……」

 

一旁的FBI没有说话,消灭组织后FBI总部和警视厅都分别让此次有重大贡献的人员放了至少一个半月多的长假,昨晚是那位名侦探邀请它们俩到工藤宅邸开派对的。消灭组织后灰原哀……现在应该叫宫野志保,和一些人都在宅子里开着庆祝的派对,虽然一开始就先有人开了酒喝,晚一点降谷几乎是用灌的往自己杯里倒黑麦威士忌,一杯接一杯喝的醉烂,最后是由他把降谷扛上车带回家的。

 

「宿醉吗?」赤井忍不住用手揉揉对方的头,金发柔软的像丝一般。

 

「谁知道。」小降谷拍开对方的手,语气满是烦躁,「别揉,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现在是啊。」

「……」

「……」

 

「……我现在看起来像几岁?」一阵尴尬的沉默后降谷开口问。

 

赤井来来回回地扫着眼前便的迷你的降谷零,对方圆圆的小脸上带着不悦的表情,但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在闹脾气,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盯着他。身高大概只有一百二十几出头,大概是小学一、二年级的身高,声音听起来也是,小孩子偏高的声线奶声奶气的,完全想象不出里面装着个二十九岁的菁英警察,「五……或许六岁吧…我想。」他犹豫了许久得出一个不明确的答案。

 

「天……」公安一头栽到床上,小小的手抓着被子往头上罩,他觉得宿醉的头好像更痛了。

 

「别这么沮丧嘛。」赤井一手就把对方捞了起来搂进怀里,安抚地拍拍他的背,又顺着小降谷的金发,「反正现在不是休假吗?」

 

「你听起来好像很开心我这副样子。」降谷狠狠地瞪他。

 

「怎么会呢,零君。」赤井用一种惊讶中带着疑惑的语气反问。

 

降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个该死的FBI脸上明明是笑得很开心的!

 

‧TBC‧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