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幼化安室+成年赤井三十题3&4

【赤安】幼化安室+成年赤井三十题3&4

※私心设定很多(#

※大概是国小生左右跟34岁的赤井

※组织已毁灭设定

※两人已交往同居

※OOC有

※可能会开车,但是很丧病加黑化请小心食用(

 

 ──────────────────────────────────────

 

 

被不断炮轰的赤井只好去拨了通电话给那个曾经是组织的科学家,想看看能不能问出点头绪来。

 

「你说降谷先生吗?啊,那个药是我加的。」电话那头的宫野志保笑盈盈的说。

 

果然。赤井把头靠上墙壁,「你知道他刚刚是怎么把我从房间轰出来的吗……」他揉揉自己的脸颊,小孩子有些尖锐的指甲毫不留情地抓上他的脸,现在脸颊隐隐的刺痛着。

 

「嘛,那个药至少会持续一个月以上喔,虽然我是有解药,但是我不想给,就这样~」赤井来不及再说出任何一句话,电话就硬生生地被人切断。

 

赤井捂着脸,用手指按着太阳穴。他决定要逼那位名侦探吃缩小药来陪家里的小公安。

 

工藤宅邸的高中生名侦探打了个喷嚏。

 

 

 

赤井回到房里,降谷正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棉被里。

 

「零。」他叹了一口气,坐到床边轻轻拍着那团球,「我去问了,是宫野在你的酒里加的药,过一阵子她就会把解药给你了,别不开心了,好吗?」赤井没有说出口前提是要宫野志保开心才能拿到药。

 

「肚子会饿吗?」他问。埋在被中的人没有动静,赤井只好继续持续着轻拍的动作来安抚对方,过不到一会从那团小球中发出明显的咕噜声。

「……零?」赤井停下动作,随时注意着对方会不会突然恼羞成怒而缓慢地向旁边退了一些。「那…我去做买些东西给你?」赤井试探地问,他可不希望小金毛暴怒,他还没好好跟他相亲相爱呢。

 

「我要吃你做的。」声音从棉被传出,闷闷的模糊不清,但赤井听的可清楚,「好。」他答应,挂着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宠溺笑容摸了摸那团球,然后轻轻起身。

感觉到身旁床的重量明显减轻后降谷才从被子中探出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扑通一声从床上跳下,踩着小小的步伐把对他来说笨重的木制衣柜门打开,开始翻箱倒柜。

 

过了一小会他捞出一件有些皱的白色上衣,上头印着一只有着绿眼的黑色猫咪,那是好久之前他不小心订错尺寸而小了好几码的衣服,因为寄回去退件时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就直接扔在衣柜里头,「应该说幸好没丢吗……」小降谷拿着那件衣摆长到自己大腿一半的衣服瞧了瞧,心中五味杂成。

 

嗅着从外面厨房飘进房间的香气,降谷把过大的睡衣褪下,套上衣服就推开房门,往厨房走。

降谷看着赤井难得套上围裙的模样有些心动,宽阔的背影在厨房忙进忙出的,他走到餐桌旁垫起脚尖勉强才爬上椅子,坐好后才注意到对现在自己的身体而言,餐桌太高了。

他又跳下桌子,跑回房间把床头柜上赤井最近在读的书抱起,那是厚厚的一本世界枪械研究及改造的书,他一点也不介意把这本赤井喜爱的书垫在自己屁股下。

 

他跑回厨房把书摆上椅垫调了调位置,确定没问题后再准备爬上。降谷零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体变小了连智商也缩水了,他一只脚腾在半空,他根本就爬不上垫了书的椅子!

 

「噗。」降谷咬着牙转投,赤井还是背对他忙着手上装盘的动作,但眼尖的降谷不可能没看到对方微微抖动的肩头,「赤井秀一……」降谷咬着牙一字一句的挤出话,「你在笑我特么就一枪毙了你!」

「抱歉抱歉。」赤井端着盘子转过身,把装着丰盛早餐的盘子放在餐桌两侧,转身一把就抱起降谷,将他安稳地放在椅子上,「拿我的书垫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赤井笑着说。

「谢谢夸奖。」降谷瞪他,赤井装做没看见的耸耸肩,转身把装着稍微热过的牛奶的马克杯从微波炉拿出又给自己到了杯黑咖啡才回到餐桌,「小心烫。」赤井把杯子放在小降谷面前提醒着。

「我才不怕这点烫……啊痛痛痛好烫!」降谷的手指才触及杯壁就被烫的缩回了手,赤井把马克杯放到桌上弯下腰帮他吹着手指,小孩子细皮嫩肉的,虽然说这点温度对幼童来说不算烫,但对方可是降谷零啊。「没事吧?」赤井亲了亲降谷小小的手指,又吻了他的掌心,小小的动作引来降谷的一阵面红耳赤。

 

「没事。」小降谷缩回手气鼓鼓地说,「我肚子饿了能不能让我吃饭?」他忍不住吞口水,赤井难得下厨,又更难得做一顿丰盛的料理出来,他每次只做咖哩饭,虽然是很好吃。

 

「是是。」赤井放开握着降谷的手,趁着他要伸手拿餐具时低头蜻蜓点水般地轻轻印下一吻在降谷的唇边,「早安,零君。」赤井宠溺的说。

 

「去你的早安。」降谷红着脸拿叉子用力捅赤井的腹部。

 

 

‧tbc‧

 

下星期才會恢復頻繁更文的速度(眼神死
原諒我大後天要模擬考qqqqq(大哭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