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大型回收物

人不挖坑 天下无敌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将变成你的颜色)6

【赤安】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世界将变成你的颜色)6

                       

赤安主线,警校时代、威士忌组设定有。

剧情会有一些M20的后续与设定。

能写多少就写多少(瘫

 

───────────────────────────

 

赤井犹豫了很久,他在公寓楼下看着还没熄灯的那户,手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上次在叶山道偶然瞥见的他部下通话时那只手机号码,仅仅是那么几秒他就把它记在了心里。

最终他还是没按下那只号码,转身离开在深夜的街道。

 

「冲矢先生……」柯南踩着拖鞋进了家里的图书室,对着那位站在成堆的书旁正翻阅着一本原文推理小说的人开口,「发生了什么吗?你跟安室先生。」

真是直球。冲矢昴注视着他几秒,啪地阖上了书笑出声,伸手把自己的高领衬衫解开几颗扣子,按下变声器,「你这孩子一向这么灵敏?」顶着冲矢面具的赤井问。

 

「不,是你们之间的变化太过明显了。」柯南不禁摇头,他可不是那么想知道大人间的情爱憎恨,「你们是不可能会因为一些简单的小事变这样吧?」

赤井仍瞇着眼,半响他放下了那本书,「要喝杯茶吗?」他微笑着问。

 

 

「安室先生私下都有一直再持续告诉我关于组织的进展。」柯南低头啜了一口红茶,他静静地看着透彻的红橙色液体,「这件是赤井先生您应该是不知道。」

赤井点头,「是不清楚,但他可没有告诉你全部,对吧?」

「是。」他答道,「所以我猜你们之间肯定因为组织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你们小两口间又搞了什么鬼事——他没把这句说出口。

 

「或许是。」赤井耸肩,「他昨晚出任务了,还是去解决人的那种。」

闻言,柯南刚咽下的茶险些全部喷出来,他咳了咳,伸手抹去嘴角的一点液体,「昨晚!?安室先生他吗?」赤井递给他一张纸巾,「更何况他昨天烧还没退。」

「有点太乱来了吧……」小侦探接下纸巾,语气担忧地说,「然后接着呢?」

「被他赶出去了。」赤井一脸平静地说,对于眼前孩子惊愕呆愣的表情没什么太大反应。

 

「安室先生今天会去白罗吗?」柯南猛地起身,「我想或许我该去一趟…」

「我记得他好像是下午的班。」赤井摸索着口袋然后让柯南转过身去,在他衣领后塞了个小小的东西,「帮我跟他说一句,」

柯南狐疑地转头看着睁开了绿眸的冲矢昴,「别因为冲动而自乱阵脚,这不会像他的作风的。」

 

 

安室睡了不算太好的一觉,一早起来他觉得整头都隐隐的痛。

 

昨晚赶走赤井之后自己就浑浑噩噩地把脏衣服一股脑地塞进洗衣机,然后去洗了个澡就瘫在床上发愣,一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沉沉睡去到现在。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滑动着讯息栏,明知道本来就该是空白一片,但自己就像个傻蛋一样的不断刷新纪录。

最后他还是去拨了一通号码。

 

「喂?」电话另一头传来听的出满满不悦的声音,「大清早的有什么事?」

安室走进浴室,肩头夹着手机,开始盥洗,「贝尔摩德,」他用毛巾擦了擦脸,盯着镜中有点黑眼圈的脸庞,「今天还有什么要干的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太久,安室一度以为对方切了电话,把手机拿下来查看,「突然这么积极?」他听见她咯咯地笑着。

 

「别这么废话了。」安室把毛巾挂回架子上,走出浴室随手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妳昨天已经讲我够多了吧?」

「不过才几句而已。」她的笑声中带着点调侃,「脸皮薄的小男孩。」

接着她是在听见话筒中传出某种物品砸落了声音才立刻回到正题,「好吧,如果你真要做的话,1小时后再联络,你今天可没有什么麻烦了吧?」

「嗯。」安室简短的回,他蹲下身收时被他洒落一地的咖啡和被摔破握柄的杯子,「晚点见。」把电话切掉,将手机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安室揉了揉自己的金发。

 

他昨晚根本就像脱缰的野马,各方面来说都混乱的不行。安室瞥了眼昨前日就被他收着的感冒药,尽管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却迟迟没有去碰它。

或许是基于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脆弱,又或者只是单纯地讨厌对方而不愿接受这份对他来说多余的好意。不管怎么样他心里烦躁都压不下来。

换好一套衣服安室揉着自己仍然发疼的太阳穴,他可没这么多心思去管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盯着镜中眉头紧蹙,脸色不太好的人,他决定要再去洗把脸。

 

 

「所以你要跟我说说怎么突然这么频繁接任务的原因吗?」贝尔摩德坐在副驾,看了眼交通号志的红灯,她百般无聊地卷着自己浅金色的发丝,擦着紫色唇膏的双唇闪闪发亮。

「不是琴酒亲自指派我们要搭档的吗?」他直接反问,虽然当时指派的并不是一般的平时任务而是监视,「话说回来一直没机会问你,为什么是要我们去做?——我是指,监视警察?那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咚,绿灯亮起。安室踩下油门,速度不快不慢地在街上行驶,「组织最近接到的情报喔。」贝尔摩德双手环胸,她直直地看着前方,「这样是不行的呢。」

「什么不行?」安室没有别过脸去看她的表情,「是说任务?」

「不,没事。」她叹了口气,「总之就听琴酒的话吧,你可是好不容易才摆脱组织内奸的嫌疑呢。」

「啊啊……」车内的沉默在焖热的天气下显得尴尬,冷气运转着吹出凉风,「上次那个把你接走的男人是哪位啊?我没怎么见过呢?」又一个红灯,安室有些惊讶地转头,但随即立刻稳住情绪,「上次?」他装作不解地问。

「我们小波本生病的那次啊。」贝尔摩德笑吟吟地道,他的称呼又惹来对方一阵不满的表情。

他沉重而缓慢地吐出一口气,「不过是认识的人罢了。」那张令他厌恶的脸又一次出现在脑海。

「这样啊。」对方出乎意料地没再发问,这让安室些微地惊讶。贝尔摩德指了指不远的小巷口,那是他们今日的交易地点。

 

安室颔首,往那个方向驶去。「如果说,」他冷不防地开口,把车停在路边,「如果说这么不信任我的话,我会用自己的方法证明。」充满自信地语气对她说,贝尔摩德忽然想起在初次与这个金发青年出任务,因为不怎么信任这位初出茅芦的小伙子,盘算着单独行动时,他也是这么说的。

安室勾起嘴角,眼微微地瞇着。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贝尔摩德笑了出声,她戴起红褐色的太阳镜,底下的银眸望着他「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句就好,『别因为捕虫而变成笼中鸟』你是个聪明的人,波本。」

「或许我该说谢谢?」安室耸了耸肩。

「或许是。」忽地,贝尔摩德凑近他,在他耳畔细声地说,「你现在还有很多条路,别掉进组织的圈套。」他把手搭上安室的肩,令人查觉不到的动作往安室衬衫的衣领底下抚过。

 

他一下子警戒了起来,「还没摆脱嫌疑?」

「这倒难说。」她开了车门,「在此之前我会帮你,但若你真是叛徒,那我们之间可能没那么好说话了。」贝尔摩德对他微笑,一个充满着浓浓警告意味的媚笑。

「你可以先回去了,我接着还有要处理的事,你应该不便过来。」语毕,她径自关上车门转身离去。

 

沉默着的车内在干燥的夏日显得让人反胃,冷气嗡嗡的运转,安室伸手又把他调强了些。

 

 

安室麻利的进行手上的工作并招呼客人,假日下午总是会有一小波固定的人潮光顾白罗,就算垫里只有他一人,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问题。

 

叮铃。挂在玻璃门上的风铃随着门被推开而响起清脆明亮的碰撞声。「欢迎光临!」听见声音的安室战时停下正在清洗杯盘的动作,抬起头,「…啊,是柯南君啊。」见到来人他亲切地打招呼。

「安室哥哥。」柯南微笑着走进店内,点点头当作回应。

 

「怎么突然来了?」安室把手上的水珠拭去,绕过调理区在小学生的面前弯下腰,「有什么想吃的吗?」

「呃,不……」柯南挠了挠脸,「可以先听我说些事吗?」

注意到对方不对劲的安室起身,拉着他到一处角落的空位置坐下,「你从赤井那家伙那里听到了什么吗?」他问。

柯南点头,心里不禁感叹这人的观察能力。「安室先生,虽然由我说不太好,但你的举动还是有点太…太过危险。」

安室撑着头,他悄悄地避开那位小侦探的目光,注意的他的后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放心。」

 

「但……」他才刚启唇就被打断,安室起身,一手揉了揉他的头,「好吧,但赤井先生要我转告你——别因为冲动而自乱阵脚,这不会像你的作风的。」

短暂的愣愕,安室伸手往他的后领探去,扯下一个小型的通讯器。「等等!?安室先生!」柯南慌了手脚,他想要抢回那个小东西,却被安室一手按住肩膀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该死的小学生身体!柯南在心里咒骂。

 

安室凑近那个通讯器,像是在犹豫些什么,最后他咬了咬牙。

 

 

贝尔摩德坐在酒吧,压着耳机,她晃了晃手上酒杯中的波本,她鲜少喝这种威士忌。

 

「『别得寸进尺了,你还是我所恨的人,赤井秀一,不...或者我该叫你..RYE?』」

 

‧TBC‧


评论(5)

热度(31)